切换到宽版 快捷导航

求伯君_AI财经社

0
回复
39
查看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
发表于 2021-2-24 07:2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章来源:AI财经社
原标题:“2020魔幻系列”之暴风集团:400亿转眼灰飞烟灭

文|AI财经社 杨俏

编辑|郭璐庆


暴风集团从成为妖股再到退市,只用了5年时间。留下的后遗症背后,却是光大证券45.65亿元的亏损。


日前,光大证券发布了2020年度业绩预增公告,预计2020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15亿元。同时,光大证券发布了另一则公告,称2020年计提预计负债及减值准备共计22.47亿元,减少净利润20.73亿元。


其中,有15.5亿元与暴风集团双方的MPS收购案相关,再加上此前2018年至2019年MPS收购案累计计提的30.11亿元,光大证券因此合计“出血”45.65亿。


互联网市场瞬息万变,商海沉浮之间,MPS的主要参与方暴风的沦落也成为了70后、80后这一代人的青春记忆。


“不给我请假就辞职”


山西走出的互联网企业家不少,耳熟能详的有百度李彦宏、乐视贾跃亭以及暴风集团冯鑫。


1993年,成绩不佳的冯鑫没有拿到学位证便毕业了,后续被分配至山西阳泉矿务局,但因为不想看人脸色,没呆几天就辞职了。


此后的几年,冯鑫做过食品公司的销售,BP机的维修,煤炭运输,历史老师,更是在北京大红门开了个馒头厂,作为营销副厂长不愿受束缚,再次跑路。


另一个比冯鑫早出生4年的贾跃亭,不甘心留在地方税务局做一个“农村会计”,毅然辞职开办了卓越实业公司。


不知道想要什么的冯鑫,恰巧在1998年春节期间看到了《联想为什么》一书,书中的杨元庆、郭为给了他启发,他顿然发觉,这才是他想要做的。一心决定去联想的冯鑫,虎头虎脑的跑到联想大楼直言想在此工作。


“我想来联想工作,做什么都行。人家问,你有北京户口吗?我说没有,他们说那我们不要。当时我找工作就是这么找的,傻得不行。”冯鑫说。


但他并没有放弃去联想的决心,恰巧在《北京青年报》中看到了“求伯君砸锅卖铁再造金山,联想出资”的广告,“我想着也是联想投资的公司,就想去金山工作。”


进入金山,冯鑫开启了自己的互联网生涯。走基层,会算账,他走到了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的位置。


在金山任职期间,恰好是韩日世界杯中国足球队第一次入围世界杯,冯鑫向雷军请假去看球,并直言:"不给我请假就辞职。"


顶头上司王峰日后也评价冯鑫:"打工的时候,唯一敢顶撞包括我在内的顶头上司的人。"


在金山的6年时间里,冯鑫结识了雷军(小米创始人)、周鸿祎(360集团董事长兼CEO)、蔡文胜(美图董事长)等一众大佬,也为他后来的事业崛起埋下了伏笔。


2004年,冯鑫被周鸿祎挖到了雅虎中国出任个人软件事业部总经理。此时的他,已经嗅到了视频行业的机会,有了创业的念头。


“我找周鸿祎,周鸿祎说你这个方向我不做。我找雷军,他说要考虑两周。考虑了三天我就受不了了,我觉得我是在等待别人宣判我的命运。我算了一下,下定决心,就开干了。其实,你找人投资觉得要200万才能开始干,自己算算花20万也能开始。”后来,冯鑫用20万元成立了“酷热影音”,两三个月便赚了100万。


当年,31岁的贾跃亭才刚刚来到北京,创立了乐视网,成为当时市场上第一家专业的视频播放器。


没有赶上视频播放器的风口,冯鑫只能在蔡文胜的助攻之下,2007年凭借IDG投资的300万美元,收购了暴风影音,组建成立暴风科技。


暴风影音因其2M宽带下1020P的超清观看体验、多种视频解析格式转码等优势,在2009年的时候,用户数量达到了2.8亿,占当时网民总数的73%。成为仅次于QQ和迅雷的第三大软件。


刚好2010年乐视网在创业板成功上市,让冯鑫看到了希望。IDG熊晓鸽告诉他,“暴风更适合在国内上市”。


彼时,爱奇艺、优酷等视频网站盯上了长视频领域,依靠资本的力量,烧钱重金追求视频版权。


冯鑫无暇顾及其他,曾求助“旧金山”的雷军,“我冯鑫到底是哪里有问题?"雷军总结了三点,方向不够大、缺乏帮手和对钱的认识不够深刻。


一波三折之后,暴风终于盼来了A股上市,并赶上牛市的疯涨、一时间风头无两。


创造A股神话


2015年,是A股市场疯狂的一年。创业板从2014年底的1471点,上涨至4037点,“互联网+”更是成为稀缺标的,成为资本市场的追捧。


当年3月,暴风集团正式在国内创业板挂牌上市并受到热烈的追捧。连续41个交易日收获37个涨停板,一字涨停28个,股价从发行价7.14元最高达到327元,总市值突破400亿,市盈率超过千倍,成为了市场上著名的“妖股”,作为A股曾经的“第一高价股”,甚至一度被视为是中概股回归的“标杆”与“旗帜”。


彼时,阿里、百度、网易、京东、新浪等互联网大企业均在美国上市,而腾讯在香港,乐视成为了A股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当年,乐视的市值也是一路飙升,达到了巅峰的1700亿元。


暴风内部也创造了10位亿万富翁,31位千万富翁和66位百万富翁。冯鑫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一夜暴富。


他更是公开表示,下一个暴风的亿万富翁将在未来招聘的精英人才中产生。



但他并不知道,这一幕迟迟未来,也不会来。


资本市场追捧暴风时,却忽略了与市值严重不符的基本面。当年暴风的营收为6.5亿元,净利润1.73亿元,2014年,营收3.86亿元,净利润4194万元。


彼时,其他视频都在向移动端转移之时,暴风的广告和流量都有所流失。意识到PC端业务下滑的趋势,暴风开始押注新风口——VR。


2015年1月成立的暴风魔镜,是暴风参股的子公司,主营业务为虚拟现实业务。无论其声誉还是业务,都具有强大的投资背景。其股权与投资中,包括华谊兄弟、天音通信、瑞成汇达、光启松禾等企业。


暴风正式进军电视市场也是于2015年,成立了暴风TV。低价售卖硬件,预装自己的软件平台,赚内容平台的盈利。虽然靠着电视销售,暴风的营收在2016年达到了16.7亿元,但却首次陷入了上市以来的亏损,全年亏损2.4亿元。


2017年,暴风又成立了新文化公司,将以VR、AR为核心,专注于文化旅游等领域的IP投资、项目孵化和产品运营。


此番扩张背后,资本市场逐渐冷静下来。2017年7月17日,暴风集团股价回落至19.95元/股,总市值跌至66亿元。


直至2018年,暴风集团实现了11.3亿元的营收,同比下降41.2%,其中9亿元营收来自电视硬件收入,占总营收的80%,亏损高达10.9亿元,同比暴跌2077.7%。


在股价下跌、公司亏损的面前,冯鑫只看到了电视业务所带来的转机。更是提出了“ALL for TV”的集团战略,并计划2019年将TV业务注入上市公司。


在暴风拓展新业务线的同时,主营的视频业务迅速冷落,2018年,视频点播业务贡献的营收不到4%,广告业务占总营收的12.62%。


股市狂欢之后,留给市场的是一地鸡毛。冯鑫事后也表示,“自己太膨胀了,拿着几十块钱,却在做着几千块钱的事。”


“不是恶人”


冯鑫此前经常参加足球和乒乓球运动,也一直关注着体育产业。


他认为,在暴风的生意布局中,核心是屏幕和娱乐。“我们做VR和电视,内容的核心应该是影视和体育,人类文化史上不败的就是影视和体育。”


2016年2月,暴风集团与光大证券旗下孙公司光大浸辉分别出资2亿元和6000万成立浸鑫基金,同时募资50亿元收购境外体育传媒公司MPS 65%的股权,冲击体育行业。MPS曾具有意甲、英超、法网等多项热门体育赛事的版权。


据天眼查APP显示,浸鑫基金股权名单中有银行、信托等在内的14位出资方,包括招商财富、上海华瑞银行、上海爱建信托、钜派投资等。


冯鑫本想通过2亿资金以小博大,将MPS收购后装入上市公司当中,通过资本运作完成做大市值。却不知,自己早已被“割了韭菜”。


不足2年时间,MPS出现高管套现离职、版权陆续到期、经营不佳等危机,2018年10月被英国高等法院宣布破产清算。


预期收益瞬间化为乌有,暴风集团和冯鑫已无力赔偿其他出资方的损失,背上了巨额债务。后期更是因其中的利益纠纷,冯鑫被同样亏损的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告上了法庭,请求收回损失合计7.5亿元。


2019年7月,冯鑫因行贿入狱,9月,暴风集团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冯鑫和暴风双双跌入低谷后,2019年,暴风前三季度营收仅为0.94亿元,净利润亏损6.5亿元,负债总额达到了10.17亿元。



到2020年年中,暴风集团内部已剩不足10名员工。10月26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被深圳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上市。


到11月10日,暴风集团正式退市,股价停留在了0.28元。截至其退市前,暴风集团还有63526户股东。


在这场风暴中,冯鑫没有责怪团队,没有责怪帮他做业务的人,也没有临阵脱逃。


蓝港互动创始人王峰,也曾是冯鑫在金山的上司,发朋友圈表示:"他没有敌人,绝对不是恶人。"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