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美女悦容,骷髅刺骨;花团锦簇,烈火烹油

热门资讯新闻 / 来源:独立作家IW 发布日期:2021-04-28 19:42:33 热度:19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3066548754#qq.co m
本页标题:《金瓶梅》:美女悦容,骷髅刺骨;花团锦簇,烈火烹油
本页地址:https://www.666666.so/8882-1.html
相关话题:聊斋金瓶梅
#聊斋金瓶梅# 《金瓶梅》:美女悦容,骷髅刺骨;花团锦簇,烈火烹油


独立作家
转载任何独立作家微信公众号所推送的文章,请事先与本公众号取得联系。
陆幸生:“独立作家”专栏作家。一九五三年生,江苏海门人。出版有长篇小说《银色诱惑》《银豹花园》(获第五届金陵文学奖)《银狐之劫》《扫黄打非风云录》《村官》《兵团梦引》《军旅画魂》,纪实文学集《画册迷案》,文集《书海波澜》,随笔集《拒绝诱惑》《秋风沉醉的夜晚》《笔底明珠终璀璨》,诗集《剑胆琴心》《松风梅影》《岁月远去》等。

文︱陆幸生
一、格非解读《金瓶梅》
格非解读《金瓶梅》的力作《雪隐鹭鸶——<金瓶梅>的声色与虚无》已经由译林出版社推出。这是一部用当代政治学、经济学、社会学、民俗学和文学解读古典名著,颇具历史厚度和思想深度的专著。全书用当代语汇解读历史文学中描绘的社会世相,揭示社会大变革时代所产生的思想解构、道德沦丧、官场腐败、世俗风情等触目惊心的现状。该书紧贴时代发展的脉搏,在近似“礼崩乐坏”社会大转型期的拼图中,给人诸多现实的关照和历史的启示,可谓以史为鉴,可以知兴亡,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
本书沿着明代社会史和思想史的脉络,将《金瓶梅》置于16世纪全球社会转型与文化社会变革的背景中,探讨作品所展示的政治社会、民俗风情、经济活动、观念形态、器物日用等诸多现象,并在中西思想谱系的比较中定位全书,分为“经济与法律、思想与道德、修辞例话”三卷。在明末的社会世相中提炼出商品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市场经济的繁荣,却导致了封建法制在实践中的名存实亡,甚至于全面解构;政治生态的无序化触发了官商勾结,权力和金钱交媾后权势张扬的社会黑暗;人的欲望在失去思想道德约束后犹如脱缰的野马疯狂践踏着人性的底线而演变成兽性般的群魔乱舞。46则修辞例话勾连全书,剖析解读《金瓶梅》的精妙之处,微言大义中发古人之忧思,可以浇今人之块垒。
那些被马克思称为“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和诸多发人深省的典型事件,在历史的变迁中,延续着永恒的魅力,给当下的人们以诸多的联想。
格非对《金瓶梅》的解读承续前辈学者“以诗证史”的努力,以小说关照时代,建立文学文本与“历史事实”与当代社会的关联。书名“雪隐鹭鸶”,源于《金瓶梅》第二十五回的两句诗“雪隐鹭鸶飞始见,柳藏鹦鹉语方知”“雪隐鹭鸶”这个意象很有着《红楼梦》似的“假语村言,真事隐去”的不得已,曹雪芹和作者一样似乎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谁解此中味,都云作者痴”容易让我们体味到社会转型期经济、社会的畸形发展。分配不公,精神崩溃、信仰缺失、道德瓦解、贪腐蔓延所导致上层庙廊和民间江湖互动,造就了貌似太平盛世下花团锦簇烈火烹油中所深藏着的污水横流。
作为社会精神支柱的意识形态,在现实生活中的沦落坍塌。很让我们想起《红楼梦》中“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苍劲悲凉,作者对整个社会是绝望的,真可谓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评价《红楼梦》所言:“悲凉之雾,遍被华林,然呼吸而领会者,独宝玉而已。”显然大明王朝的倾覆前兆,在孤独中相守的作者是深刻体会到了的。
    
 二、毁誉参半的奇书《金瓶梅》
可以说,《金瓶梅》一书一直饱受诟病,在历朝历代都是一部禁书。究其原因主要是过于露骨的性描写,似乎不太有利于对民众的教化,不利于思想的纯洁性,行为的神圣性。尽管神圣之间也自有男欢女爱,尤其被称为天之骄子的帝王们更是随心所欲地占有和玩弄女性,从古到今莫不如是,权势张扬,烈火烹油,导致了公侯之府贾氏家族,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只有门前的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因为那只是威权堂皇的象征,是用来装店门面的,不能不干净不魁伟。而被统治阶级奉为圭臬的程朱理学对于儒家三纲五常的解释就是“从天理灭人欲”,要求天子治下的民众清心寡欲,安当顺民,也即皇权统治下听从使唤的奴才和臣民,并不需要拥有自主权利意识的公民。
显然老百姓的欲望太多、太杂、太丰富不利于统治阶级的Z制统治,不利于人民群众的教化和训导。专制的基本点就是对人类思想到各种欲望的有效控制,对大众性需求的专制也是愚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凡涉及到男女情感的真诚表白就难以自由伸张,因为感情有时和性欲是相联系的,而帝王公卿们按照权力大小所构建的金字塔对于女性不同程度的占有,和春秋时期大小贵族对于礼乐歌舞不同规模的制度性安排,在道理上是一样的,是对封建等级制的维护。只是在战国时期群雄的逐鹿下,才导致了“礼崩乐坏”诸侯行周天子之礼,使得周王室式微,诸侯兴起僭越,纲常坠落,朝政紊乱。使孔老夫子“是可忍,孰不可忍”而要求“天下大事,唯此为大,克己复礼”。但是政治体系解构时期权贵们攫取权力,占有社会财富的欲望是能够遏制的吗?在他们心目中女性,也只是行使特权,所需占有的财富之一。因而在占有和非占有之间横亘着的是不可逾越的等级,在尊贵和卑贱之间,显然是不存在情感因素的,满足的只是权势对于女性肉体的占有和玩弄,无限制的欲壑难以填补,体现的却是权力的不可或缺,女人占有多少也体现了权力含金量的高低。
因此“从天理灭人欲”相对于统治者而言,他们自己是不在这些信条规范之内的,他们的一意孤行,我行我素,为所欲为是完全不受制约的。尽管历代专制独裁者从来就不按照自己统治民众的信条去控制自己的欲望,尤其是对于性的欲望,他们的三妻四妾按照“官本位”金字塔等级攀升到了九五之尊就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拥有者。其实又何止如此呢,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王土之上存活着的男人女人们,几乎人人皆可成为公侯帝王的私有财产,又遑论合法的嫔妃媵妾呢?只是帝王权贵们恐怕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和体力,周旋于众多女人的裙钗之下,就如同西门庆那样一命呜呼于潘金莲的胯下了,所以历代帝王欲望过度透支后,性命也随之缩短了许多。
其实,虽然《金瓶梅》被历代统治者所查禁禁毁,但是文学界、政界却对其却评价极高。毛曾经先后五次评述过《金瓶梅》,多是褒多于贬。当年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在文革前还专门为其印制了大字版线装书,供其阅读鉴赏。毛在1961年12月30日说:“中国小说写社会历史的只有三部:《红楼梦》、《聊斋志异》、《金瓶梅》。你们看过《金瓶梅》没有?我推荐你们看一看,这本书写了明朝真正的历史,暴露了封建统治,暴露了统治和压迫的矛盾,也有一部分很仔细。《金瓶梅》是《红楼梦》的老祖宗,没有《金瓶梅》就写不出《红楼梦》。《红楼梦》是写得很仔细很精细的历史。但是《金瓶梅》的作者不尊重妇女。”
 港版足本《金P梅》微信购买:tanys_1980
三、权势张扬和情欲滥觞对人性的屠戮
《金瓶梅》第一回中解读酒色财气诸多欲望的滥觞对于人性的屠戮是极为深刻的。金钱的滥觞导致了对社会的腐蚀,权力的滥觞导致了官场腐败的盛行,情欲的滥觞导致了对于人性的戕害,三者的合流使茫茫大千世界置身于滔滔欲海而万劫不复。难道不是吗?当今中国金钱、权力和色欲的交媾,几乎解构了整个曾经被目为神圣的道德价值体系,使人性变得无耻无畏,人欲横流纸醉金迷的现实,使得人心丑恶难以整合,尽管时下,某些理论依然堂皇,但是理论和实践的严重脱节,使得表面上的道貌岸然,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伪君子行径大行其道,使伟大变得疲软,使光荣变得丑陋,使正确变得虚伪,最终丧失的是人性和D性中最最宝贵的诚信。
那么请看《金瓶梅》现象在当下的延伸,仅就报刊披露的事实,来看当下的西门庆和潘金莲们在时代棱镜中的回光返照,可见封建主义幽灵的阴魂不散。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徐才厚以及各级大小贪官们大量贪腐的背后无不潜藏着金钱和人欲横流所导致的思想、道德、信仰、法制、纪律的空置,而极大地颠覆了党政官员的形象。而刘志军和丁书苗旗下的红楼军团的淫亵故事以及衣俊卿、常艳之流的丑陋表演与《金瓶梅》中的蔡京父子、西门庆、潘金莲又有何异?当下大量“情妇反腐“的现实虽然显得荒唐可笑,然而那种《金瓶梅》似的世相,得以在当下的延伸蔓延,俨然而形成一道豁人眼眸的丑陋风景线。时下王守业、谷俊山的风流轶事层出不穷,赵红霞将雷政富刚刚扳倒,薄、谷的绯闻竟在法庭中新鲜出炉,又有纪英男和范悦的性爱视频展示于网络,更有郭伯雄父子的前腐后继……,种种现实凸显了《金瓶梅》在当下的深远意义和对时代的现实关照,乃是某种封建意识的沉渣泛起和借尸还魂,证明封建荼毒的肃清依然任重道远。
   
四、奴化心态下人性的异化
当然,伟大领袖所说的作者不尊重妇女,只是作者真实地写出了在封建专制意识形态奴化下,妇女们的真实心态而已,对男女之间性情节的精细描摹刻画,多少也反映了明末那个时代文人士人情趣的低下和颓败,与士林风气和社会生态的高度被污染有关。
而那些潘金莲似的妇女又何曾自己尊重过自己了呢?潘金莲既是封建专制体制下被奴役被玩弄的受害者,又是封建权势宠爱下的害人者,无论是对主子西门庆还是对同为妾妇的李瓶儿、孙月娥等,无不残忍毒辣,丧心病狂,手段狡诈地施以毒手,早已成了专制淫威下的同道之人。就如同当年一些自己自认为是受到过恩宠的嫔妃媵妾们在说到帝王雨露临幸时的语境自也有着“白头宫女在,闲话说玄宗”似的荣耀,并不把对于帝王或者权势者的攀附看着是一种耻辱。有的甚至还跑到国外将自己当年处于深宫中得宠于君王的淫秽故事当成换取银子的本钱,这其实是怪不得这些文化层次不高类似潘金莲似的宫女们的,这些受虐者的心态,都是封建社会的纲常礼教愚民、驭民、牧民的必然结果。
在人的主体意识没有树立之前,人只能是奴隶,女人也只能性奴而已,只是专宠的性奴类似嫔妃姨太太一类的小三们和供有闲有钱阶层泄欲的妓女在地位虽有差别,但在出卖肉体的本质上是一样的。在当稳了奴隶的时代,奴隶们把帝王权贵的豢养和宠爱视为当然的幸福。
如同当下的那些无耻女人们只有在尊贵者喜新厌旧兽性勃发另觅新欢时,这些性奴们才会反目成仇,充当起了当代反腐的英雌,荒唐归荒唐,但是反腐效果和作用非常明显。网络资讯的发达,使得那些耳鬓厮磨中留下的证据几乎是铁证如山,这些床笫之丑态一经网络流播,再想掩盖几乎不可能了,于是那些淫官恶吏曾经靡费巨资维持奢侈生活的费用的来源就显得非常可疑,深入调查下去,蜕化变质贪贿枉法的罪恶就将浮出水面,那几乎是一查一个准。
 
五、《金瓶梅》的思想艺术得失谈
毛认为《金瓶梅》是社会小说,主要穿插了阶级斗争是政治上看问题。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称其为世情小说:“在诸世情书中《金瓶梅》最有名,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隨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
由于金瓶梅一书夹杂着大量的淫亵描写,不谙世事的少儿不宜阅读是肯定的。但是成年人看看是无妨的。对于金书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社会学者见到的真实的世情,政治家见到的政治背景下的世相,道学家见到的淫亵和色情,文学家见到的社会世态的真实描摹,情节、语言的生动表述,人物性格的透彻刻画而凸显艺术的真实性,当然所谓善良的价值观尽被污秽龌龊的现实所掩盖,所谓的审美观却是在审丑中隐隐约约所体现了作者价值的取向,并不显得高尚完美,反而有些颓败似的猎奇。
《金瓶梅》一书的时代背景和世相描摹与当代有极其的相似性,许多人物在当代都能找到影子,这就是《金瓶梅》的历史价值,其艺术典型的永恒性在于具有穿越时空的强大生命力,文学精品的艺术魅力是存活在历史之中的,因而对于警示当代不无裨益。只是相比较而言,由于高新技术的普及利用,金融资本的自由流通,在一个缺乏法制规范的权力场或者商品流转环境中,高度积累的社会财富,可供蔡京、西门庆们贪贿挥霍的资源更多,他们的生活比之封建帝王更加奢侈糜烂而已。
《金瓶梅》一书体现的是新旧交替时期“礼崩乐坏”和“异端奇葩”的悄然崛起的现实。明末是一个旧时代解构,新时代孕育的新旧交替时期,主流意识形态程朱理学式微,导致王阳明心学理论与道释合流,重新解释了宋代大儒张载所演绎的“格物致知”也即当代所述实践出真知的原理,加上“知行合一”理论联系实际的阐发,突破程朱理学“先知后行”的约束,鞭挞的是理论脱离实际似的伪道学说教,最终形成“良知论”创导虚心学习,完成思想中对于善念的充实,而屏除邪恶,完成伟岸人格的塑造,追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理想,塑造起人生立德、立言、事功的三境界,成为圣贤之人。可以说王阳明的心学理论影响了后来一代的学人,导致了李贽的“童心说”提倡不受世俗污染的自然“本初之心”也即赤子之心的人生态度,延及公安三袁“性灵学派”的诞生,主张“独舒性灵,不拘一格”真情实感出自心臆,不拘泥于纲常礼教而完成独立人格的塑造。这是最初商品经济发展导致市民社会文化的萌芽阶段,无疑是对当时主流意识形态程朱理学的挑战。
上述信息的传播有着许多在新常态下值得关注的崭新动向。证明了历史现象的重复,潜藏着社会大变革的前奏已经悄然敲响。
晚明时期,商品经济资本主义萌芽开始诞生,市民阶层的崛起,使得新旧价值观道德观发生激烈的碰撞。尤其是在东南沿海,资本主义萌芽表现在商品经济的空前繁荣,冲破海禁,海上贸易的兴旺,都彰显了臣民向市民进化过程中,个性主义的张扬,士人独立人格的出现,严重冲击封建礼教“从天理灭人欲”的纲常秩序,对于维护统治阶级正统秩序的程朱理学造成了巨大的冲击,统治者的主流意识形态分崩离析,难以整合人心,而导致了人的思想和行为的解放。一方面统治者及其腐朽集团的纵性放荡,纸醉金迷奢靡无度;另一方面对于底层民众性欲情感的禁锢,对于精神思想的钳制,两者形成尖锐的对立。因而新思想新价值观道德观在夹缝中艰难成活,才有了《金瓶梅》这样深刻揭露社会矛盾抨击社会黑暗的名著问世。当基层衙门里的皂隶热衷于借助荡涤底层街头巷尾类似娼寮的底层场所蹲守捉嫖,以牟巨额罚款,宣示道德旗帜高扬,而终至无辜者死命时,才发现这些最底层的娼寮其实是皂隶都头们放水养鱼牟取私利的诱饵;和那些依附于权势的高档会所,专为接待政商显贵享受纸醉金迷骄奢淫逸的场所一样共同构成了社会道德沦丧人欲横流高低两个层面的社会世像。于是我们可以看见这些一切均是帷绕金钱欲望犹如璀璨夺目的摩天轮在阴霾布满的夜空旋转着。夜雾笼罩下的一切均可以以金钱来进行交易,甚至致人死命的刑案也可以巨额金钱来摆平。唯一不同的是武大郎命案是提刑千户西门庆私人掏钱摆平官府。而当代衙门竟然可以以纳税人的巨款来摆平苦主。这些无视公平正义荒唐,使得所有义正辞严依法治国的承诺,化解于无形。
当今社会是传统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度,人治社会向法治社会过度也可以说是进入一次天崩地坼的转型变革期,因而传统道德观、价值观难以整合人心,其症结就在于理论和实际的脱节,上层奢靡之风的长期难以制止,贪污腐败行为的历久盛行,导致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流行通吃。道德的解构,诚信的丧失,法治的缺位,民主的乏力,权力难以有效制约,使得官商形态的蔡京父子和西门庆似人物得以复活,才有了更多的情妇和小三如同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那样寄生于官场腐败肌体上的耀武扬威,寡廉鲜耻地以耻为荣,将疽痈当成鲜花来炫耀。
那种官员和情妇构成的金钱与权力的利益链,一旦由于利益分配而产生的矛盾遭遇瓦解,也才有了情妇反腐的另类风景线。因此,当下研究金瓶梅现象和西门庆等人物产生的土壤依然有现实意义。
至于个性解放的另一层意义却是诞生了《牡丹亭》、《红楼梦》这样的伟大的现实主义巨著,那是歌颂男女真挚情感,以对于真挚美好情爱的自由追逐形成对封建籓篱的冲击。和自然主义杰作《金瓶梅》相比,更有着现实主义巨著《红楼梦》的永恒魅力,虽然两者有着源流关系,显然后者的艺术成就更高一些。

乾隆钞本《金瓶梅》微信购买:tanys_1980
六、翰林院的堕落就是纲常礼教的沦丧 
也许刚刚从翰林院出走回归学苑讲学的教授,在这个类似衙门里看到的风花雪月般奇闻异事或者庙廊倾轧的险恶太多,因而以自己对于世态和尤其是官场生态的理论解析更加透知,后来在于高等学府的政治性讲学,尤其是对当下政治体制弊端的分析非常的透彻和智慧,确有先声夺人之处,而被学界和有识之士称道。
他的横空出世,使人联想到在此之前,那个翰林院类似薛涛、鱼玄机似的博士后女书办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对于自己以金钱和肉体贿买翰林院大学士也就是那位颜面俊俏的红衣卿相的丑闻,闹得社会纷纷扬扬。虽然博士后女书办后来对这种丑闻进行了此地无银三百两似的解释,但是显然这个权威的对于“三纲五常”的经典诠释既部门,爆出如此惊天丑闻本身就稀释那些理论的含金量,如同用劣质水泥冒充优质钢材去塑造理论大厦,这些理论虽然红衣卿相很自信,然而在受众看来就很滑稽,如同西门庆在提刑千户衙门里大讲从天理灭人欲一样滑稽。那位漂亮的红衣卿和博士后女校书都成了跳梁小丑。正派的官员是绝不愿意与之同伍,免得玷污了自己的良知。
那位博士后女校书的纪实小说从行文结构和罗列的事实及细节和语言的生动描述,以及作者本身的逻辑辨析都可和目为天下第一淫书的《金瓶梅》相媲美。唯一的不同她是淫秽录像似写真似实录,而不是艺术的虚构。本文的价值在于以迹近自然主义的描述披露了当下类似与王朝政治中翰林院院长及翰林博士、学士们在道德上的沦落,信仰上的缺失,无论是道貌岸然貌似学富五车的翰林院院长,他所号称研究的学说正是当下支撑共和国及共产党人信仰的理论和思想基础,而这样号称为大众谋利益大公无私的神圣理论,翰林学士们你们扪心自问你们真诚地信仰吗?如若不信,你们又有何面目到处宣讲,企图使老百姓去信仰去遵循去执行?
博士后女校书无情披露的贵翰林院中那些男盗女娼的现实最最真实地凸显了以色情金钱贿买权力,以权力换取利益那种色情和权力寻租的恶性循环。这些口吐莲花,行若狗彘的无耻行径解构了党和政府创导的所谓信仰,糟蹋了无数革命先烈为之抛头颅洒热血所捍卫的理想!因为翰林院混迹的一帮人从大学士到翰林学士们不是貌似才女、淑女的所谓学者们其实只是一帮靠色相以谋取私利的娼女,靠勾心斗角催眉取宠的魅女;至于你们的头目仅仅是打着学者、导师旗号的登徒子之辈和楚王巫山云雨之徒,你们这帮乡愿之徒混迹翰林院神圣的殿堂只能使党国蒙羞,使理论和思想的诚信在人们心目中堕入泥沼而使主流意识形态最终丧失整合人心的力量!因为人类视为最最珍贵的道德真诚和信仰真诚已经完全为金钱和性的人欲横流所替代,有的只是表面上的道貌岸然和骨子里的男盗女娼。
当然博士后女校书以人的真实姓名和真实场所而且是社会名流的真名实姓和权威机构去虚构蛊惑人心的故事,当然必须承担诽谤他人的罪责;如果是纪实文学手法对真实事件的演绎即使有夸张,只要基本事实成立,党的纪律检查部门就应当立案严厉查处,并对该机构的作风进行整肃,否则如何彰显我党在十八大以后反腐败和转变作风的决心?
当然社会公众对于什么是文学虚构,什么是真实披露相信是清楚的,无论是结构、细节、语言和事件、地点都不能认为博士后女校书的辩白是真实可信的,只是因为涉及翰林院这样的权威部门,此类丑闻实在有碍声誉才有了此类欲盖弥彰文字的出笼,此类文字实在是对老百姓辨别真假和是非曲直智慧的愚弄和嘲笑,是出自自以为高贵者卑劣心态的欺人之谈,野猪都不会相信的,何况是网络发达信息传播快捷民智已开的当代!相信翰林院的大学士及编修、庶吉士们对是非曲直真假伪善也是心知肚明的,只是出于整体的信誉或者利益,他们只能选择保持沉默或者出售掩盖真相的谎言!翰林院而衍化成男欢女爱嫖客娼妓的风月场或者欺世盗名勾心斗角的名利场实在是儒林学界斯文扫地的悲哀,也使笔者深深感到锥心刺骨的的疼痛!因为笔者自从明了事理起就孜孜以求地笃信过革命导师、伟大领袖和北门学士们所倡导的那些至今依然神圣的理论,自觉或不自觉地以这些理论为世界观和价值观来指导人生评判是非。
作者在文章前声明不是小说,是本人的亲身经历,并自曝在学界、政界的真实身份和诸多学术成果,连带着对自己所在的翰林院的老少爷们的真实身份一一详细注释,生怕屁民们因愚蠢而不明就里,误作当代淫词艳情小说来阅读,故而振振有词理直气壮地发誓愿意负一切责任的。然而,此文在网络公开发表之后,也许是马蜂窝捅得太大,被一群大马蜂叮得神昏智愦吃不消了,故才有此小说一说,简直可笑之极,利令智昏丧心病狂之极。请问哪有以自己的真名和翰林院诸多翰林的真名去创作小说的?简直是一派胡言。以自己的愚蠢而忽视了老百姓的智慧!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人们还是要感谢博士后女校书,此举为当代留下了一个解读官场学界世相难能可贵的文本,实在是功不可没。 
七、《金瓶梅》作者之谜
吾观《金瓶梅》确实描摹世情精细入微,结构精巧无比,语言生动活泼,人物个性鲜明,对世情洞察幽微,真实反映了明末社会形态,很值得咀嚼。
作者兰陵笑笑生究竟为何人,至今未有明确说法,重点集中在明末两大才子身上。一为王世贞,一为屠隆,两者都为官场中人,官也不过六七品,仕途不是太顺畅,王世贞受过严嵩的迫害,想以《金瓶梅》中宋代蔡京影射明末严嵩一泄愤懑,曾著有传奇《鸣凤记》和《首辅传》,该传记为明末严嵩、徐介、张居正三位首辅的传记。
屠隆曾任青浦县令写过昆剧《昙花记》其多才多艺,在青浦县任上常喜粉墨登场,以县令之尊串演昆伶,后调任京官为礼部主事,在侯爵府串演昆伶时又与侯爵太太眉目传情,闹出绯闻,被弹劾有违官德,罢官贬出京城,从此浪迹江南,流窜花街柳巷,最终死于梅毒。《牡丹亭》的作者汤显祖在赠屠隆诗《长卿苦情寄之疡,筋骨段坏,号痛不可忍。教令阖舍念观世音稍定,戏寄十绝》讽刺屠隆:甘露醍醐镇自凉,抽筋擢髓亦何妨。家间大有童男女,尽捧莲花当药王。说明屠隆先生不仅好女色,而且喜男风,在家中豢养娈童供自己享用,这在《金瓶梅》所塑造的人物身上,也是反复出现的龌龊情节。
当然,对于这两位是不是真正作者没有定论。但是,由此可见明末世风、士风、仕风的败坏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尽管皇家表面上依然要“从天理灭人欲”地去维护程朱理学的统治地位,根据孔夫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教导,也即自己都不相信的道德信条,硬要老百姓去遵守,也只不过是徒费心机而已。因而在天理和人欲之战中,实际上天理始终是难以战胜人欲的,才有了从古至今众多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传世。问题在于天理和人欲都必须限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体现道德和法治的制约,才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明末从正德至万历年开始社会政治经济开始走下坡路。一方面是商品经济的发展,商品意识导致个人对于财富的追求,冲击专制意识,使得原来的封建纲常礼教的程朱理学在社会各阶层人民对各类物质精神欲望追求面前黯然失色,原有道德价值观分崩离析。人的精神在李贽等思想家“童心说”及公安三袁“性灵学”支撑下昂然崛起。封建理学的权威性是在统治集团本身的骄奢淫逸中轰然崩塌的。正德皇帝的游龙戏凤胡作非为猝死豹房,嘉靖皇帝的热衷春药炼制疏理朝政,隆庆帝死于可疑的红丸春药案,万历帝久困深宫周旋嫔妃倦政理朝,就是一代名相张居正也是靠春药维持自己勃发的性欲,老来也乐此不彼,最终横死。就是一代抗倭名将戚继光也以晋献春药以邀张居正之宠信,使其在历史上留下污名。这些上行下效的丑陋现实,使得一切愚民牧民的理论丧失其正义性。因而明末士风和世风均倾向于色欲的放纵。一方面例如汤显祖《牡丹亭》这样颂扬男女情爱的戏剧脱颖而出,一方面《金瓶梅》这类张扬性欲滥觞的小说悄然问世,其实都是时代思潮犹如风月宝镜在正反两方面的反映,一是美女悦容,一是骷髅刺骨,而使王朝政治在骨子里已经糜烂到了万劫不复的地步,才导致了明末李自成、张献忠农民大起义和满清贵族铁骑入关,企图励精图治的崇祯皇帝在风雨飘中自尽梅山,结束了明王朝历时二百七十六年的统治。
港版足本《金P梅》微信购买:tanys_1980
扫描下方二维码

独立作家推荐图书
中国人必须学会看穿的人性,一本《金瓶梅》就说尽了

哈耶克:只有金钱会向穷人开放,而权力则将永远不会。
夜读《南渡北归》, 肺腑翻腾,心在滴血!
王小波生前唯一纪录片:人受控制,主要原因是人自愿受控制。
历经近十年的版权洽谈,终于落地大陆的数学图画书,打开国人的数学基因密码
独立作家
投稿信箱:tanys1980@yeah.net自由写作精神,无所顾忌。来稿请注明“独立作家” 字样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