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花塘事件始末(四)

热门资讯新闻 / 来源:从思想中醒来 发布日期:2021-04-13 20:24:52 热度:2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黄花塘事件始末(四)
本页地址:https://www.666666.so/7889-1.html
相关话题:黄花塘事件
#黄花塘事件# 黄花塘事件始末(四)
陈饶矛盾
中共军队历来实行军政分开的双长制,制衡是常态。即使是在毛泽东嫡派统领下的地区,也不会让某一人集党军政民大权于一身。唯一的例外发生在1945年的东北,由于历史条件的局限,不得不由林彪统领一切,不过事后不久东北的权力就被罗荣桓、高岗、陈云分走了。因此,新四军中出现陈饶制衡局面是军内常态,其实并没有什么值得讨论的余地。只是因为这种制衡后来被打破,陈毅斗争失败远赴延安,才使得黄花塘留名史册,有了让后人讨论研究的价值。
据《陈毅元帅》记载,饶漱石刚担任新四军代理政委时,因为没有军队工作经验,处处小心谨慎,经常向陈毅请教,自己写的文章、讲话稿也拿给陈毅修改。“陈毅也总是耐心地传帮带,从不见外。”1942年5月9日,中共中央华中局决定饶漱石去淮南新四军二师处理领导关系等问题,估计需时3个月,华中局书记及新四军政委的职务均由陈毅兼管。饶漱石动身前还专门致电各师及各区党委,通报情况。可见在刘少奇刚离开的一段时间里,饶漱石对陈毅还是比较尊重的,陈毅也是以老同志自居,对饶漱石“多多帮扶”。

图为各根据地开展整风运动
正如项英看不惯叶挺的生活作风一样,饶漱石也看不惯陈毅的一些做派。陈毅在去延安学习后曾给华中局发回电报,称“我自己对于如何团结前进的问题上,在某些认识上和处理方式上常有不正确的地方。由于自己有遇事揣测、自己又常重感情、重细节,不正面解决问题,对人、对事不够严正等等陈腐作风,这样于彼此协合工作以大的妨碍,我自惭最近一年来在华中的工作尚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这是我到中央后所获得的教益。”从这封“检讨书”可以看出,陈毅后来也意识到自己在工作中对饶漱石的态度不够端正,比如上文提到的饶漱石离开军部后陈毅兼管政委、书记一事,就显示出其对饶漱石的极大不尊重,陈毅后来去四师处理韩德勤事件就没有让饶漱石代理军长嘛。据新四军军部参谋处侦察科副科长王征明回忆,陈毅常常在军部同华中局党校校长彭康下围棋,此时不管有什么紧急的事情都不能打扰他,只能站在旁边等着。“叶超(侦察科参谋)告诉我,他有时看到饶政委也站在旁边等着,这样两人之间能够没有矛盾吗?”

图为陈毅诗词手迹
于是饶漱石开始在私下里批评陈毅的一些做派,比如说批评陈毅不好好打仗,净是一副吟诗作对、风花雪月的资产阶级做派。韩德勤被俘事件后,饶漱石借机在4月27日的军部首长会议上公开提出不同于陈毅的看法,将二人之间的矛盾挑明,显示出对陈毅的批判态度。此时整风要求已经传达到根据地,饶漱石依靠其把握政策的敏锐性,取得了对陈毅的主动权。
在“高饶联盟”被定性为反革命集团,饶漱石身陷囹圄之后,陈毅开始将自己描述成饶漱石“阴谋”的受害者。事实上陈毅在新四军并不是坐以待毙。他也在寻找饶漱石的漏洞,企图扭转当时军中对其议论纷纷的局面。
据饶漱石秘书陈麒章回忆,“饶这个人,别的方面你也看不出他有什么,生活上他也没有什么特殊,很严谨,甚至有点过头,一天到晚严肃,比较不近人情。别的方面人们也抓不到什么把柄,什么挥霍哇,大吃大喝、不检点……都没有。”又因为其是高级知识分子,讲话水平比较高,又吸引人,还擅长搞统筹协调,在新四军乃至后来的华东工作中确实能够服众,像华东的张鼎丞、谭震林、邓子恢、舒同、粟裕等人都对他比较服气。像张聿温在其纪实文学《死亡联盟高饶事件始末》中描述的华东一帮人群起攻讦饶漱石为陈毅伸张,就显得非常“不纪实”了。
自饶漱石代理新四军政委、华中局书记以后,其原先受命的新四军政治部主任一职并未解除,于是便出现了饶一人身兼数职且身兼要职的情况。正是这个身兼数职成了压垮陈饶之间表面和谐的最后一根稻草,震惊一时的黄花塘事件由此揭幕。
整风开始与解职风波
1942年6月8日,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关于在全党进行整顿三风学习运动的指示》,全党、全军的整风运动从此开始。18日,新四军军部召开整顿三风会议,安排抗大、党校用3个月、部队用5个月时间进行整风,并研究实施的具体办法。此后,新四军所属各部队按照华中局部署,在坚持对敌斗争的同时,逐步开展了整风运动。但在1943年8月军部集中组织师以上干部整风学习之前,新四军对整风运动的推进都集中在贯彻精兵简政要求上,并未触及到干部审查乃至抢救运动层面。

图为黄花塘事件中的饶漱石(中)、粟裕(右)
1943年1月10日,陈毅、饶漱石率中共中央华中局和新四军军部从江苏盐城转移到淮南路东抗日根据地盱眙县黄花塘。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刘少奇提议刘晓、潘汉年到华中局工作,刘任华中局敌工部部长,潘汉年任情报部部长。6月2日,中共中央电示陈毅、饶漱石:利用各师首长到军部讨论整风时,在师以上干部中进行一定程度的整风,诚恳坦率开展相互批评和自我批评,严格检查各人的思想意识和党性,以便改善党的领导干部之间的团结。8月,陈饶分工:陈毅主抓军直机关整风,饶漱石到二师蹲点主抓新浦会议经验。在军部整风会议上,大家开始对饶漱石提意见,并尖锐提出其兼职过多的问题,于是有人提议免去饶漱石政治部主任一职,并得到陈毅支持。会后他找到张云逸、赖传珠、曾山,讨论免去饶漱石政治部主任一职的问题,并将此事透露给情报部长潘汉年,委托潘将此事及收集到的饶漱石“问题罪状”向中央汇报。此时身在淮南二师师部的饶漱石听到消息后非常气愤,认为陈毅背后捅刀子,耍阴谋诡计。于是开始四处搜集陈毅历史罪状,企图借整风之手将其打倒。

图为时任中共中央华中局情报部长潘汉年
单就免职一事来看,陈毅的做法着实欠妥。在中共军内,干部任免必须经过党的会议,也就是要以华中局名义上报。陈毅作为华中局委员,即使联络了副军长、参谋长,也还是没有资格向中央提议免除某人某职的,别说饶漱石的兼职,就是下面的师团长任免也不能独断专行。陈毅对此心知肚明,所以他选择了通过情报部长潘汉年向中央汇报这一非正规程序,企图利用整风运动中必不可免的审干色彩实现打倒饶漱石的目的。陈毅的算盘是,如果此事成功,那么饶漱石在军内地位必然受挫,自己可以打破制衡,实现一元化统领,如果失败,那么自己拉上了张云逸、赖传珠、曾山、潘汉年,此事就成集体所为,中央和饶漱石也拿自己没辙。
事情当然没有这么简单。一方面,饶漱石听闻消息后立刻利用自己掌握的电台与延安联系,将事件始末阐明,把陈毅“阴谋家”形象坐实。另一方面,毛泽东、刘少奇旗帜鲜明地支持饶漱石,对陈毅、潘汉年的汇报不置可否,坐山观虎斗。明朝初年丞相胡惟庸结党,以集体所为要挟朱元璋,结果被朱元璋杀了个干干净净。陈毅拉上再多的人与饶漱石对抗,其结果也注定要和胡惟庸一模一样。
在后来批判饶漱石的材料中,赖传珠说自己当时对陈饶二人皆有意见,认为他们搞不好团结于部队不利。然而他先附和陈毅搞饶漱石,后附和饶漱石搞陈毅,张云逸也同他一样,态度翻云覆雨。这里对其个人品质不做评价,只是说明当时新四军高层内部的分歧已经较为明显,军政首长以下人员都不敢持有异议,妄加评论,只有唯诺而已。
也正是陈毅此举,使得其在各师首长心目中的形象大打折扣。前面提过,在1941年版新四军的各师首长中,江南游击队出身的仅占三成,到1943年时,由于一师政委刘炎生病,二师师长改为罗炳辉,二师政委改为谭震林,四师政委改为邓子恢,与陈毅在江南共患难的仅剩粟裕一人,而粟裕又是个只懂军事不大懂政治的纯粹军人。其余的与陈毅在历史上都没有太多交情,仅有的有交情的邓子恢、谭震林,又熟稔其与毛泽东之间的恩怨,所以陈毅这个代军长军内威信并未达到“只手定乾坤”的地步。今天看来,他贸然出手对付饶漱石确实有欠深思。
天时地利人和,饶漱石三者占尽,10月16日,新四军各师整风委员会主任联席会议在黄花塘举行,会上饶漱石对陈毅开展了猛烈的攻击,最后陈毅被调离新四军,饶漱石大获全胜。史称“黄花塘事件”。
(未完待续)
图片全部来自网络,侵删

一只雀儿
一篇读罢头飞雪
但记得斑斑点点
几行陈迹
欢迎长按下方赞赏码打赏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