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虎_从军营走来

站长资讯新闻 / 来源:从军营走来 发布日期:2020-11-22 11:42:28 热度:8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赛虎_从军营走来
本页地址:https://www.666666.so/531-1.html
相关话题:赛虎
#赛虎# 我的知青记忆一一《赛虎》


     作者:七色帝国



1976年8月,随武汉通信学院子弟下农村,我们七个分到五大队知青点。前排中为作者。

知青点朝气蓬勃的男生

荒土岗上, 孤独地兀立着一排有着十几间小房间的简易平房;一间厨房;一间厕所。门口一水塘,岸边几株泡桐树,房后一排小槐树,一里以外才有人烟,这就是我下乡的五大队知青点。

简陋…… 萧瑟……辛劳……单调……,这就是我们知青的生活,但是,我们知青点从来不缺琴声、歌声、笑声,生活中的苦与累,在歌声和笑声淡化了。



今天知青点的平静,被一个“贵客"的到来打破……。是谁?它是一只可爱的小狗崽。

几个男生抱它走进女生宿舍,一进门,我们眼晴一亮,欢呼着迅速围拢过来。在赞美和抚摸中,只见它,一身土黄色的绒毛,毛茸茸、圆乎乎的像个球,镶嵌在绒毛里的黑眼珠,如杏核一般明亮,狗崽刚断奶,走路歪歪倒倒,在大家哄笑中,一脸萌态,不知所措地 看着我们,特别可爱。

小狗崽的到来让女生们爱心大发,大家一起商量要为狗狗做两件事, 第一给它起个名字, 第二给它做一件衣服。

没有多大的争议,我们通过了一个很洋范儿的名字"贝尼",希望它长成一个活泼可爱、乖巧伶俐的狗狗,唤一声"贝尼",立马飞奔过来,在我们脚边雀跃撒欢。

一女生献出一件浅兰底白花的旧衣,孔敏、婷玉和我立刻穿针引线,为贝尼做衣服。剪掉下摆和袖子,保留领子,做成一件坎肩式的衣服,考虑它会长大,缝上几条带子,在腹部打结,还可以调节大小。

给贝尼穿上衣服后,我们没差点笑晕过去,它不知身上穿得是什么东东,浑身不自在,腿都不敢迈……,这蹭一下,那靠一下,后腿忍不住勾衣服绑带,绑带松开,衣服一侧掉下来,它毫不客气的一抬腿,一泡尿飑上去……哈,衣服成尿布了。

当男生们过来抱狗,看见我们妆扮的小狗,哭笑不得,显然不喜欢这样子,脱下狗身上的衣服说:"这上面都有尿不能穿了"说着,随手把狗衣弃之。

驻点张队长,听见女生唤狗崽的名字,连连追问:什么?它叫背米?这名字也太实在了。并发岀一串呵呵呵的笑声。男生回答:我们不同意叫这名字。

在喂养狗崽中,我们渐渐发现男女生的喂养思路的差异:女生是把狗当宠物养,想让它乖巧可爱。而男生更愿意培养它阳刚,勇猛,忠诚,为知青点看家护院,成为大家忠实的伙伴。

有了狗狗后,我们的生活多了乐趣,它陪我们在近处干活,当我们田里挖地时,它一旁追逐田鼠玩;我们到其它知青点去玩,狗狗跑前跑后俨然一保镖。
男生每天按照他们的思路训练,将骨头向远处扔去,令小狗叼回,向上方抛食物,要小狗跳跃接住,看着小狗在知青点门口的空地一会儿腾空跳跃;一会儿箭一般飞驰穿梭,他们霸气的说我们就叫它"赛虎"了。



几个月后,男生又抱回另一条狗,这狗拥有一身油黑发亮的皮毛,取名"黑虎。

两条狗在一起,赛虎威风凛凛有王者风范:个子高,两只耳朵挺立,眼晴炯炯有神,腹部土黄色的毛发,背脊上毛发呈深棕色。长成一只狼狗的样子,它冷傲,深沉,发威时呲出尖利的牙齿,凶悍十足。黑虎象随从,总跟着赛虎后面摇头摆尾,仰慕老大的雄威。

两"虎"相伴,在我们知青点生活了大半年,融进了我们的生活。成了知青点一份子, 随我们去十岗看电影,跟我们下地干活;伴我们串知青点,带我们去大队开会……

赛虎看似孤傲,只是表象,对我们知青绝对忠实,体贴……

二虎自觉担当知青点保安,有时围着知青点巡逻,累了,趴在堂屋大门旁值守。

知青点厕所离宿舍有一段距离,单独立在通往水井的路旁,僻静地令人害怕、不安。夜晚,女生最怕入厕,我们一般结伴而行,走进堂屋, 赛虎一声不吭地起来,带着黑虎紧随我们后面,在厕所门口半卧守候,见我们出来, 瞟一眼,尾巴竖起来摇一摇示意,眼睛仍然警惕的盯着四周,全部人走过后,悄然起身尾随,护送我们回房。

每年回武汉过春节, 二虎送我们上火车,总上演最让我们难忘的 一幕 :火车慢慢的驶出月台,两只狗追着开动的火车奔跑、狂追,一直追到月台尽头,站在那里眼巴巴的望着,满眼不舍看着火车越走越远,那场景差点让我们眼泪掉下来。

赛虎很有灵性,它总会预知我们回到知青点的时间,下了火车,走上一截路,远远地看见它俩站在知青点旁的水库大堤上,翘首远望火车站方向,等着我们,男生一个响亮的口哨,赛虎带着黑虎撒着欢奔过来,发出"唔哦,唔哦“的欣喜声,疯狂快速地扭动着尾巴,把欢喜和撒娇表现的淋漓尽致。忽地站立起来扑向我们,把脑门探过来,索要抚摸……。

这网络图片中的狗很象赛虎



听农民说知青点原址是一村庄,日本侵华,烧杀掠夺将其焚毁,这里有屈死的怨灵游荡,晚上有莫名声音窈窃私语……

虽不信有鬼神,夜里浓密的黑给人不确定的恐慌和一种不安全感,我们夜行一般都是结伴而行,更别说一个人留在知青点啦。

有二虎为伴,我也敢在阴森寒夜中,一人独守知青点……

记得那是外地同学寄来手抄本《第二次握手》,限定时间归还,为赶时间,我每日入夜挑灯阅读,恰逢十岗片放电影,全知青点的人都去看电影,我决定放弃了。

“ 一个人留在点里不怕吗?"带队叔叔问到,并试图劝我参加集体活动。

"不怕"!我回答干脆,其实心里有点虚。

所有人走后,我紧闭知青点的大门、侧门, 用木棒顶住,请二虎到我的房间,紧闭门窗 ,身旁备用两根木棒,看到它俩非常听话地趴在房间里,我心里有底气了。

倦缩在床上的一角,挑灯夜读……

偶有人走过……,赛虎耳朵动了动,欠起身子,低声发出"唔唔"声音,猛地立起,向窗外一连串"汪汪汪汪的狂吠,黑虎随后助威:"汪汪汪",二虎叫声如雷贯耳,相当震攝!

立刻,百籁俱寂……书带我渐入佳境。

一年后,意外发生了,黑虎误吃当地人的“狗弹“,被炸死了。

黑虎尸体放在厨房里,赛虎看到后,它悲痛地在围着黑虎转来转去,满眼含泪,孤独的身影让我们心痛。


到我们知青点来的最多的大队干部有两人 ,一位是杨书记, 另一位是樊主任。

扬书记 高个,朴实,高中毕业,个性内敛,平易近人,说话办事知书达理, 深得我们知青的尊敬。

樊主任主管知青,中等个,诸红色的方形脸,两道浓眉,大嗓门、霸气。深知自己位置的重要,一脸趾高气扬,我们都敬而远之。

一天,樊主任卷着裤腿,披着衣服,扛着一把铁锹 ,一付巡查工作的样子,来到知青点。

他来知青点后,要求男生把家里带来的茶叶,烟都献出来供他享用,次数多了, 男生颇有不满,碍于他的位置,恐有所得罪影响回城,敢怒不敢言。

我们在房间里休息,突然,听到堂屋一声炸雷般怒吼声,吓了一跳,不知出什么事啦,纷纷出来围观。

只见樊 主任的脸变成酱红色,暴怒,挥动着铁锹似乎在抵挡赛虎,只见赛虎一旁低声“唔,唔,唔"。樊主任象似怒斥赛虎,又象训斥我们,扯着大嗓门的喊到:"搞邪了,敢咬我,你们赶快把它处理掉 !如果不动手,我就叫别人来打死它!"

原来,樊主任又是老一套作法,积怨太深令一位胆大的男生,在樊主任即将离开知青点大门时,对赛虎轻声说"耸、耸、耸,"这是命令赛虎进攻的信号,赛虎心领神会,趁樊主任不注意, 狂吠一声,直立起来,对着樊主任大腿的裤子一咬一扯,"刷"的一声,拉下了手掌宽一尺长布条。幸亏,没咬着皮肉,只是撕破裤子。

樊主任发泄完怒火后,,看看裤子上垂吊的布条,悻悻而去。

樊主任走后,我们批评那位同学过份了,他也意识自己做错事了。


赛虎单独陪了我们一年,与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原以为这样日子可以继续下去。意外来得太突然了,那天,是我点全体同学悲伤的日子。

下午休息, 知青点的同学在厨房外闲聊, 杨刚和刘军抬着赛虎从大队方向过来,什么情况?我们惊呆了,迅速围拢过去。

赛虎的四条腿被绑着, 一条手腕粗的长木棍穿过前后腿之间,它如同掉了阳气的,整个头耷拉下来,眼睛紧 闭,嘴角一滴接一滴淌着血。

赛虎死了……

杨钢一脸悲痛,含着泪花,哽咽着, 断断续续的说道"从四大队知青点出来……,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疾驶地汽车撞了……

我们被赛虎惨状惊傻了,悲痛立刻笼罩着整个知青点 ……,大家呆立,难过,一片沉寂……。

驻点的老农民周师傅,(解放前是抗日老兵)走过来安慰我们:"好了,别难过,赛虎已经死了,把它丢了 很可惜 ,它不是生病死的,还是把它做了吧。"

如同晴天霹雳,我和几位女生受不了 ,躲在房间里"呜呜呜"的哭开了。男生们也难过得不说话,默默地回房间,任由周师傅一个人剥皮,清理,听到剁块声,他一个人在那烹调…

一个小时后,香味飘出来,周师傅对着我们宿舍大喊"开饭了"!

我和绝大部分同学拒绝了,食用朋友的肉,怎能下得了口,这也太残忍了。

我们几个女生把狗的蹄子和头埋在水库旁边荒地里, 垒了一个坟堆,插一木板,蹲在那儿,默默无语。

记忆是时间的叠加,我的记忆里有赛虎,是因为它是老天派来陪伴我们的天使。

我笑时,你雀跃撒欢,
我沉默,你一言不发,
我岀行,你跑前护后,
我睡了,你站岗守卫。

你突然离开,让我们到那里去寻你。


水库的尽头是赛虎翘首等待我们的地方。


对着田野大喊一声"  我回来了",赛虎一一你听见吗?

本文作者一一七色帝国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